无错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是我的星球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 师徒

第三百一十章 师徒

        凌墨雪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师父”。

        是的商照夜真是她师父,自从天道教底子转明,连人类将领都知道曾经商照夜做过教主,那时候几乎所有人类修士都可以算是商照夜的弟子,连凌天南都可以算……用了多少心那就另说了。

        相对来说,商照夜对凌墨雪还比别人用心许多,她年纪轻轻做圣女,当时有了腾云修行,确实是商照夜带着她奠的基,费了不少心血。

        虽然双方都另有盘算,之后商照夜又意图控制凌墨雪导致翻脸,但前期这个师徒事实还真是客观存在的,还挺亲近。凌墨雪早期被夏归玄控制的时候,还曾想过求助商照夜帮忙解除来着,可见一斑。

        看这位“师父”单膝行礼,认真虔诚的样子,凌墨雪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说……

        商照夜看着她被夏归玄揽在怀中的小模样,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犹豫了半天才打了个招呼:“……见过母妃。”

        凌墨雪:“……”

        她心里有些小复杂,没去和商照夜装腔作势,反而低声道:“商祭司不用这样称呼……我和你一样,只是主人的侍从。”

        商照夜愣了愣。

        师徒也好,成仇也罢,最终双双做了他的仆从,这感觉还真有点怪怪的。

        夏归玄倒没她们这么复杂的小心情,笑道:“往日恩怨已矣,你们何必那种怪怪的表情?我倒是觉得你们如今还是可以继续这师徒之缘的。”

        两人都是愕然。

        夏归玄笑道:“如刚才所言,我非剑修,对剑道并不精研,自己教墨雪总是觉得不太得劲。而照夜却是在漫长的修行中自我总结过武修的战法,虽是持矛,本质与剑是相通的,而这战法经验,是墨雪最最缺乏的东西——墨雪的修行时间太短了,历练也少得可怜,强行堆砌各种剑意,其实是消化不了的。”

        凌墨雪若有所思。

        确实被主人说中了,自己各种剑意剑诀全是顶儿尖儿的造化,但却已经感觉有些吃不消,本以为是自己天赋不足,可那姐姐又说自己天赋很好,主人也说剑骨自成,本不该如此吃力。

        如今看来其实和这些都无关,纯粹是时间太短,历练不够。

        是自己太心急了而已,世上有几个像她这么快乾元的……还嫌不够……

        夏归玄又道:“照夜根据种族天赋而自悟的一些东西,如飒沓流星的万里奔袭,与墨雪如今得到的姐……登九天兮抚彗星的剑诀是完全相合的。所以你们应该互相传授,互补经验。一个授战法,一个授法诀,双方都可以有所得。”

        商照夜心中微动。

        父神还是在鼓励自己走出其他的道路来,比如少司命的路子,对她就是一个超出框架的突破。

        这依然是鼓励撕天,鼓励她的太清途。

        她心中感触,俯首道:“是。照夜必当将毕生所悟倾囊相授。”

        凌墨雪也觉得时过境迁,那点恩怨确实没必要记在心里了,这位真是自己的启蒙恩师,当认。便也低声道:“师父。”

        双方相顾一笑,都觉得念头通达了几分,画满了一个缘法的样子。

        却见夏归玄也吁了口气,完成了一件什么事情的样子,很满意地靠在沙发上,搂着凌墨雪的手就当着商照夜的面开始不规矩起来。

        凌墨雪:“?”

        商照夜:“?”

        夏归玄悠悠道:“祭司不侍神,拿徒弟来代替不是挺好嘛……”

        两人又好气又好笑:“敢情你撮合我们师徒之缘,为的是这?”

        “咳咳,玩笑玩笑。”

        说是玩笑,这昏君手上可没什么玩笑的意思,凌墨雪那身白衣剑装都被解得香肩微露,脸色涨得通红。当着刚定的师父面前这么太羞耻了,可又不敢推开主人。

        商照夜别过了脑袋不去看,简直无力吐槽。

        果然,某些人离去之后,他的自律自持就会减弱大半的啊。

        你还怪我们总把你的“侍奉”想歪,是我们想歪的吗?

        “说正题。”夏归玄悠悠道:“等一下公孙玖会议结束,你去和他约一下……基本上我们的思路和他所谓的苍龙一号方案是全面相合的,只是不能自行其是,需要沟通好细节安排,否则还是很容易出差错。”

        “是。”商照夜犹豫片刻,又道:“如果父神自己长驱直入直奔敌方核心,那务必带上我。”

        夏归玄微微摇头:“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两国交战,双方的国王在阵前先打的……神国之争亦如是,对方有一双观测宇宙的眼睛,默默地在注视星域的一切细节变故,而我要观察的就是这双眼睛的背后,可不是自己跑出去被观察。”

        商照夜有些心惊:“对方真有这么强?”

        “无论有没有,我们得当作有。”夏归玄道:“反过来说,我不出现,对方绝对不敢随便暴露对你们发动打击,否则必将被我抓住破绽,我在后方也无异于核威慑的意义。可一旦我亲临前线,被什么阵法或者特殊神通略微困住了的话,哪怕只是几个时辰,你们都会非常危险。”

        这个说法大家很容易理解,商照夜点点头:“知道了。”

        夏归玄又道:“说得冷酷一些,这是双方都在以苍生为棋在对弈,自己进入棋盘就输了……我已经入局很久,至少在战术上不可再入。因此这一战是让我处于有利的主动,还是陷入被动之局,全看你们打得怎样。”

        商照夜深深吸了口气:“明白了……照夜必不负所托。”

        “我几乎可以肯定,胧幽已经太清,她也是弈者,正在故意卖此破绽,后面还不知道藏了多少布局。”夏归玄伸出手道:“给我。”

        商照夜:“……”

        双方对视片刻,商照夜终于有些尴尬地掏出一枚玉髓。

        正是之前夏归玄给她的灵胧玉髓,说是可以寄魂之用。商照夜这几天抽空把胧幽善念分离出来了,就存在里面。

        “她给我暂为保管,否则胧幽恶念影响之下,不是我信不过你的忠诚,若是在战局紧张之时她跳出来叽叽歪歪很容易牵扯你的判断。”

        “……是。”

        夏归玄掂了掂玉髓,终于松开了凌墨雪:“跟你师父去参战吧,这一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是什么趁着对方内乱的摧枯拉朽,而是一场真正的血战,三方都是。成则毕其功于一役,败则退守苍龙经营三界之防,至少百年内无力争雄。”

        凌墨雪整肃衣襟,认真道:“我会帮到你的。”

        夏归玄笑笑:“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