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一章 降服

第八百三十一章 降服

        听到声音,苏奕笑了笑。

        早在之前见到这魔犼族的“老祖”所显化出的意志法相时,苏奕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老妖怪名唤费崆峒,号“冥海灵尊”,玄幽境中期修为,并非是在亘古时期被镇压,而是在五万年前时,被崔家一位先祖亲手囚禁于此。

        事实上,如今被镇压在天鼎山下的那几个老妖怪,最古老的一个大概被镇压了九万年。

        被镇压时间最短的,仅仅只有四万多年。

        至于在亘古时期被镇压在此的那些更古老的角色,早就在岁月长河的磨蚀之下灰飞烟灭。

        毕竟,被镇压的情况下,修为被禁,日夜遭受禁阵力量的熬炼,随着岁月流逝,注定将一步步走向死亡。

        纵使是皇道路上的顶尖人物,也扛不住这般折磨。

        简而言之,皇者,并非永恒不灭!

        “为何不语,难道……出变故了?”

        洞口深处,再度传出费崆峒那沙哑的声音。

        紧跟着,一道清朗如钟磬的笑声响起,“人生最痛苦之事,莫过于才刚看到希望,就又跌入绝望深渊,费老弟,你说呢?”

        这声音中气十足,透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他妈的,烦死了,每次一听到你这‘老东西’说话,老娘就恶心得要死!!”

        这声音甜润柔媚,可却透着暴躁抓狂的味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可叹我苦苦求道八万载,却对我所向往之道求而不得,死而不能,何其悲哉?”

        那清朗声音喟叹。

        “老娘可真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那柔媚声音杀意十足。

        那清朗声音却一点不恼,笑呵呵道:“唔,天玑妹妹连生气都这般好看。”

        这深不见底的洞府之下,此刻竟是显得颇为嘈杂。

        苏奕一边饮酒,一边听着这些声音,也不说话,显得很有耐心。

        “闭嘴!”

        一道干瘪生硬的声音忽地响起。

        顿时,洞口深处一片寂静,那柔媚的声音和清朗的声音皆消失了。

        听到这,苏奕眼眸闪动,这老东西,果然还活着。

        “敢问外边的,是崔家哪位道友?”

        那干瘪生硬的声音从洞口深处响起。

        这个洞口下方直通天鼎山地底之下,足有万丈深,且其中覆盖着禁制力量。

        可这一道干瘪声音传出时,却直似一道闷雷般,轰然响彻天地间,激荡十方风云。

        天鼎山不远处的崔长安不由抬头望去,眉梢间浮现一抹凝重,“九万年了,那老东西竟然还活着……”

        费长亭都被这一道声音惊到。

        虽然只是一道声音,可那其中蕴含的威势,却惊天动地,震慑人心!

        苏奕负手于背,伫足在洞口一侧,眼神深邃,俯视下方,道:“老爬虫,好久不见。”

        轻飘飘一句话,却似石破天惊。

        那干瘪生硬的声音猛地叫道:“你……你是……苏老怪!?”

        苏老怪!

        洞口深处,传出一阵嘈杂惊叫,无疑,其他几个老妖怪也被惊到了。

        苏老怪?

        费长亭则有些懵,那明明是个十多岁的灵相境少年,怎可能是老怪物?

        就见苏奕道:“我这次前来,想请你们帮个忙。”

        “阁下连身份都不透露,就直言要我等帮忙,是否太莫名其妙了?”

        那干瘪生硬的声音响起。

        “就是,你究竟是谁?”

        那柔媚甜润的声音问道。

        “我只希望……最好不是苏老怪……”

        那清朗声音语气低沉,惊疑不定。

        费崆峒则冷冷道:“不可能是苏老怪,我之前见到过此子,只不过是个灵相境少年罢了,无非是能够借用此地的周天诛邪阵罢了,各位可千万别上当!”

        这时候,就连费长亭都听出,那被镇压在天鼎山底部的几个老妖怪,对所谓的“苏老怪”充满了深深的忌惮。

        “苏老怪……苏……等等!难道说,老祖他们之前怀疑,那苏奕是……玄钧剑主!?”

        费长亭想到这,不禁呆滞在那。

        可能吗?

        就见苏奕置若罔闻般,自顾自道:“今日之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管你们愿意与否,这个忙,你们都得帮。”

        平淡的话语,透着不容违逆的味道。

        这让洞口深处那几个老妖怪一阵沉默。

        旋即,费崆峒的冷笑声响起:“就是崔龙象老儿在此,也断不敢说出如此狂妄之语!你一个灵相境角色,算什么东西,也敢……”

        话没说完,就见苏奕探手朝洞口深处隔空一抓。

        轰!

        整座天鼎山猛地巨震,无数禁制力量汹涌轰鸣。

        “该死——!”

        费崆峒惊怒的大叫响起。

        而后,一道身影被无数密集的血色神链捆缚,像个粽子似的掠出来,噗通一声跌落在苏奕身前。

        这身影骨瘦嶙峋,身着黑袍,长发披散,脸色蜡白,一对眼窝深深地凹陷下去,直似一具干尸似的。

        “老祖!”

        费长亭颤声大叫。

        那被血色神链捆缚的黑袍身影,正是魔犼族“冥海灵尊”费崆峒的本体!

        只不过,此刻却显得极为狼狈和不堪。

        “老黑狗,你怎么还像当初那般,喜欢狺狺狂吠,一点长进都没有。”

        苏奕淡淡说道。

        费崆峒霍然抬头,满脸狰狞道:“你究竟是谁?”

        苏奕没有理会,翻手取出一盏巴掌大小的青铜莲灯,莲灯表面,篆刻着繁密古老的梵文,莲灯的灯芯,则是一个无面佛陀跏趺而坐的形象。

        天谕莲灯!

        小西天“藏叶佛主”亲手祭炼的佛宝,据传,藏叶佛主曾以心头血为墨,在此宝内铭刻三千部梵文宝经,让此宝充盈着无量伟力,可驱邪杀魔,诛灭邪祟,炼化罪愆,破除灾厄,神妙莫测。

        “答应帮忙,就主动进入这天谕莲灯内,待事成之后,我自会放你出来。”

        苏奕目光看着费崆峒,指了指手中的天谕莲灯。

        “若我不答应呢?”

        费崆峒满脸铁青,眸子中杀机汹涌。

        身为玄幽境中期皇者,哪怕被镇压数万年之久,他那一身威势,竟是看不出虚弱的迹象。

        气氛压抑而沉闷。

        远处的崔长安、费长亭,洞口深处的那几个老妖怪,皆屏息凝神,紧张关注。苏奕随口道:“我帮你答应。”

        声音刚响起,他以周天诛邪阵的力量催动天谕莲灯。

        哗啦~

        一片片青铜花瓣绽放,佛光万丈,无数繁密的梵文似星辰般在佛光中闪烁明灭,一阵阵宏大的禅音随之在天地间轰然响起。

        轰!

        被禁阵力量捆缚的费崆峒,根本来不及闪避,就被一片佛光扫中,身影被卷入莲灯之内,眨眼间消失不见。

        费长亭目眦欲裂大叫:“老祖——!”

        可他却无力营救,只能满腔悲恸地看着这一幕,快要崩溃。

        就是崔长安,都不禁暗自唏嘘,苏伯父还是如当初那般霸道!

        洞口深处,则一片死寂,无人出声。

        无疑,那几个老怪物皆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老穷酸,自己出来。”

        苏奕淡然开口。

        洞口深处,那清朗的声音发出一声惊叫,道:“阁下究竟想做什么?”

        苏奕懒得废话,如法炮制,探手一抓,便从洞口下方抓出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身着破旧儒袍,须发潦草的男子,看起来年轻,眼眸中却尽是沧桑之意。

        和费崆峒一样,此人也被重重血色神链捆缚,无法动弹。

        他被抓出来之后,眼眸死死盯着苏奕,似要辨认什么。

        “还是这副德性。”

        苏奕也看了看这儒袍男子,摇头不已。

        “你……你……”

        儒袍男子似意识到什么,颤声开口,可还不等说完,整个人就被一片浩荡佛光扫中,刹那间被囚禁在了天谕莲灯内。

        苏奕再次开口:“天玑老妖婆,该你了。”

        “是!”

        这一次,那甜润柔媚声音的主人直接答应,显得无比恭顺。

        轰隆!

        天鼎山巨震,禁制力量沸腾般汹涌起来。

        而那洞口深处,则有一道耀眼恐怖的紫光掠出,一路破开重重禁阵,当掠出洞口时,余势不减,就要暴冲离去。

        啪!!

        一条粗大的血色神链狠狠抽在那一抹紫光上,紫光顿时溃散,一道吃痛的惨叫随之响起。

        就见紫色光辉崩散中,一道窈窕修长的身影跌落在地,肌肤胜雪,青丝如瀑,哪怕所穿的一袭紫色羽裳已经陈旧破损,依旧难掩她的美丽。

        她模样看起来就和十五六岁的少女般,眉眼弯弯,容貌精致,楚楚动人,此时遭受鞭挞,娥眉蹙起,红唇紧咬,尽是痛苦之色,非但不显得狰狞,反倒给人一种别样的魅惑。

        苏奕却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这老妖婆,足有六万年道行,最初时候,是邪道路上一个魅惑众生,祸乱天下的角色,被一众邪修称作是“天玑妖皇”。

        死在其手中的生灵,罄竹难书。

        “在我面前还想逃?着实欠打。”

        苏奕唇泛讥诮之色。

        此时,紫裳女子已经被重重血色神链禁锢,她蜷缩在那,脸庞煞白,美眸噙满泪水,颤声哀求道:“还请道友手下留情,奴家再也不敢造次了。”

        一副弱小无助的模样。

        苏奕却抬手一点。

        啪!!

        又是一道血色神链,狠狠鞭挞在紫裳女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