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修真小说 -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在线阅读 - 第70章 收服大乘老祖

第70章 收服大乘老祖

        雾月宫主作为大乘修士,也是活了上万年的修仙者。

        这么简单的道理当然心里有数,她不会连自己这番吃苦,硬生生将面子踩在泥土里,目的是想要像谁表达歉意都不清楚!

        是化羽宗么?

        错!

        对方的实力远不及自己,这么一个宗派,有什么资格,让自己表示臣服?

        说句不客气的,如果不是顾忌背后那位神秘的高人,雾月宫主有信心自己一个人出手,就能轻而易举的将整个化羽宗夷为平地。

        杀光该派的每一个修仙者。

        当然,现在只能是想想。

        她必须争取那位伟大存在的原谅。

        低眉顺目。

        不敢有任何违拗。

        雾月宫主已经打定了主意。

        既然已经将面子踩进泥土里,脸都不要了,那这次道歉,就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无论如何也要取得对方的谅解。

        对方如果不原谅怎么办?

        那她就长跪不起。

        所以,接下来,无论青羽真人怎么劝说,她的回复都只有一句:“妾身有罪,不敢起。”

        最后,弄得青羽真人也没辙。

        他又不傻,当然听得出来,对方虽然言辞谦卑,但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对自己说的呀!

        换句话说,我这是被当做背景板了吗?

        青羽真人有些哭笑不得。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竟这样的经历不曾遇到过,谁能够想到,那位骄傲的雾月宫主,堂堂大乘老祖,会整出这一出?

        一时之间,青羽真人无可奈何。

        就这样撒手不管吧,总觉得不是个事儿。

        但劝说没有用处,自己总不成,一直在这里陪着?

        ……

        “看不出来,这雾月宫主还真是一个人才。”

        祖师祠堂里,林小遥正在扫地,然而发生在本门的这一幕,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也不由得啧啧称奇。

        他当然知道,被自己教训一番之后,雾月宫主肯定会来化羽宗赔礼道歉。

        不过对方具体会怎么做,林小遥也是并不知情的。

        他没去偷听。

        因为一开始就知道了秘密,就会失去很多兴趣,这就与看小说刷剧,有人在耳旁剧透一个道理。

        虽然想过,对方会表现得很谦卑,但一步一叩首,没得到自己同意,就长跪不起这样的戏码,还是很带给林小遥一番惊喜啊!

        不错,不错,是个人才!

        堂堂大乘老祖,能够做到这一步,虽然未必是真的想要改过自新,但也看得出来,自己对白鹤仙君的那份教训,确实起到了比预想更加的效果。

        对方心服口服,也是真的害怕了。

        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圣人出手,如此高的逼格,对方肯定是不服不行。

        林小遥表面上在扫地,其实一直躲在暗地里窥屏,瞧着自己的杰作,心中美滋滋的。

        感觉可好了。

        这位雾月仙宫很清醒,知道所谓的化羽宗掌门,也不过是路人甲,背景板一般的存在。

        这事根本做不了主,所以她还乖乖的跪在那里,等待自己的临……啊,呸,是降临。

        要不,这就饶了她?

        林小遥摇了摇头。

        那多没逼格。

        堂堂圣人,你一求我,将姿态放低,我就表示原谅,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心软,很好糊弄?

        不行,这不符合自己幕后大佬,伟大存在的人设。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帝王之心不可测,更何况,是连天道也要乖乖顺从的圣人呢?

        太容易获得原谅,说不定反而会让对方给看清了。

        弄巧成拙!

        所以……跪着就跪着吧!

        林小遥决定不理,既然装逼,那就要有始有终,装个全套才可以。

        虎头蛇尾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当然关键是……反正跪着的也不是自己,我又不难受不是。

        林小遥决定晾一晾对方。

        这也算是一种御下之术吧。

        其实自己没给雾月仙宫来一场流星雨已经很仁慈了。

        而且换一个角度,对方其实能给圣人下跪,这已经是他八辈子修来的仙福。

        别的修仙者,只是不知道他下坠的对象,否则羡慕还羡慕不来的。

        否则你还真以为,这叫世界上,谁都有资格向圣人下跪吗?

        这样一想,林小遥越发的心安理得。

        于是就继续哼着歌扫地,不搭理对方了。

        ……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眼过去了三个月有余。

        “系统,给我签到。”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灵食八宝粥,是否现在领取?”

        “灵食八宝粥?”

        林小遥心中一喜,运气不错,今天又有口福了。

        所谓灵食,作用于灵丹妙药类似。

        但更为难得。

        必须要比炼丹师更为稀有的职业“仙厨”才能烹饪,材料也是极为珍稀难得。

        而灵食不仅具有与同等灵丹类似的效果,而且还极为美味,所以能够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因此极得高阶修士的追捧。

        这灵食八宝粥,林小遥过去十多年的签到里,也仅仅出现了数次,乃是用千年朱果,万年人参,成型何首乌等八味药材,再辅以用灵泉种植的稻谷,精心烹饪而成的。

        甚至对于通玄期修士,突破大乘期瓶颈也有一定的用途。

        价值之大,比之通天灵宝也不逊色。

        不过对于林小遥么……

        他却丝毫没有在乎此物的药性效果,而是喜滋滋的道:“今天的早饭有了。”

        对,就是这么任性。

        通玄修士求之不得的宝物,对于林小遥,不过是一碗可口的粥。

        “咕噜咕噜。”

        他这边喝粥喝的舒服。

        山门外,雾月宫主都要哭了。

        她真的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堂堂大臣修士,伏低做小,他觉得自己姿态已经摆得够低了,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顾。

        原本以为,也就跪上一会儿,也就一两个时辰,最多不会超过半天,那位神秘的存在,就会让自己起来。

        结果……

        这一跪,就是三个月。

        没人搭理。

        雾月宫主死的心都有了。

        委屈得想哭。

        却又拼命的忍住。

        天知道这三个月她经历了什么,是怎么熬过来的。

        度日如年是最好的描述。

        但这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她曾无数次想要起来,拼着鱼死网破,但想到临行前,白鹤祖师的殷殷叮嘱,雾月仙宫的传承,不能毁在自己手中,这才又拼命忍住。

        但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她刚来的时候还只是深秋,如今则已经进入了寒冬。

        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

        作为大乘修士,虽然穿得单薄,身体自然不会感到寒冷,但那心却真的是哇凉哇凉的。

        就如同万年寒冰一样。

        “呜……”

        想到这几个月的经历,雾月宫主再也忍耐不住,泪流满面,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

        山门外,雾月宫主度日如年。

        而在里面,其实化羽宗的诸位大佬也不好过。

        一位大乘修士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将本派的山门堵住,就问你敢动不敢动……错了,是感动不感动?

        总而言之,不论是青羽真人,还是诸位长老首座,如今心中都是毛毛的。

        他们也希望这件事情能有一个了局。

        但问题是。

        自己只是背景板,路人甲,根本就做不了主呀。

        “师兄,你倒是想个办法,这三个月来,弟子们都不能出门历练了啊!”

        御剑峰首座如今也是一副愁眉苦脸之色。

        “唉,不能出门历练算什么,如今连如何让弟子外出采集灵药,都已经变成了一个难题了啊!”

        宝丹谷首座的表情也好不了许多,两人都在像掌门诉苦。

        青羽真人则只能苦笑。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呀!

        这件事情,他这个掌门,也不过是个路人甲。

        根本做不了主!

        这所有的一切,都得看那位仙人祖师的意思。

        可让雾月宫主一直跪在山门前跪着,那确实也不是个事儿!

        最近一段时间,他天天向祖师爷的神像祈祷,可无奈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回答。

        ……

        “哟,下雪了呀!”

        而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林小遥伸了个懒腰,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就是好。

        一推开门,就看见外面已是银装素裹。

        于是他将神念放出,想要好好欣赏一下,这山间的雪景风光。

        然后就看见山门外,不知何时,堆了一个雪人。

        本门的修士,居然还有这闲情逸致?

        林小遥再仔细一看。

        哪儿是什么堆的雪人,而是那雾月宫主,还直挺挺的在雪地里跪着。

        身上落满了雪花,肩膀微微颤抖,竟然在小声的啜泣。

        林小遥一拍脑门儿,自己居然将她给忘了。

        原本,他是想要熬一熬此女的性子。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觉得,太快答应对方的求饶,未免显得没有逼格。

        所以就让她先跪着。

        跪个十天半个月再说。

        结果后来不知怎么的,却将这事儿给忘了。

        这已经多久了?

        林小遥挠了挠头,对方来的时候,好像还是初秋……

        囧!

        这么久了,都还不敢起来,依旧跪在山门的前面,这雾月宫主也真是个实诚人哪!

        林小遥觉得也差不多了。

        毕竟凡事有个度,你就算是熬鹰,也不能直接将对方给熬死对吧!

        何况雾月仙宫对自己还有用。

        上次已经试验过,可以派化身到那里去蹲点签到的。

        所以也不能对此女太苛刻,一步一叩首,再加上跪了好几个月,这样的惩罚马马虎虎,也算是足够了。

        林小遥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善良大度的好人,才让对方跪了几个月,就心软了。

        ……

        “小辈,你可知错?”

        已经变成一个雪人的雾月宫主,意识似乎都有一些恍惚,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却将她唤醒。

        那声音飘渺,仿佛是直接传到了她的心灵。

        煌煌天威。

        原本满腔怨气的雾月宫主,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突然就低垂下了头颅。

        五体投地。

        心中的怨气,竟莫名的一下子就消失得踪迹全无。

        所剩下的,只有卑微与惶恐。

        她感觉,自己就仿佛一只渺小的蝼蚁,然而此刻,却获得了神灵的注视与关注。

        那感觉无法形容。

        她现在终于明白,白鹤祖师,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这真的是一位自己无法想象的伟大存在。

        “晚辈知错,晚辈错了,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雾月宫主连连磕头。

        她现在真的是丝毫怨气也没有,甚至莫名的感觉到,面对这样伟大的存在,自己有资格向他下跪,都是八辈子修来的仙福。

        “起来吧!”

        良久,那声音,才终于再一次传入到了耳朵。

        “是!”

        雾月宫主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低眉顺目,却一句废话也不敢多说。

        “念你初犯,这次就饶了你,回去以后,你可以在雾月仙宫,也为我塑上一尊神像。”

        林小遥淡淡的吩咐。

        既然没有将雾月仙宫灭除,那就不妨顺手将这个势力给接收了。

        虽然他在化羽宗苟得很开心,但狡兔三窟,既然有机会,那不妨顺便为自己留一点后手。

        “是!”

        雾月宫主听明白了,点头如啄米,虽然她想不通,这样神秘强大的存在,为什么看得上小小的雾月仙宫。

        但哪儿敢违背对方的心意。

        何况如果能够得到对方的认可,成为对方的下属,不,是奴仆,供其驱策,也是本门弟子八辈子修来的仙福。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林小遥言简意赅,没有与对方啰嗦。

        毕竟身为上位者,就要有上位者的觉悟,你见过哪个大佬,在面对下属的时候,是啰里八嗦如同一个话唠的?

        很掉价的好不好!

        那样就无法保持神秘与逼格。

        林小遥还是很注意这一点的。

        “是!”

        雾月宫主恭恭敬敬的跪下,在雪地里磕了三个响头。

        当她起身,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轻快了起来。

        ……

        送走两位师弟,青羽真人叹了口气。

        然后恭恭敬敬的向自己所供奉的祖师雕像上香行礼。

        他不敢抱怨,更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怨对之意,只是一边磕头,一边讲述本门的难处,只希望祖师能够尽快降下法旨。

        毕竟,一直让雾月宫主跪在山门前也真不是个事儿。

        烛火的烟气袅袅升起。

        随后却在虚空中幻化出几个字。

        此事已了,以后,可将雾月仙宫,视做本派的同盟。

        青羽真人一怔,这三个月来,他也曾祈祷了很多次,却从未得到过祖师的回应。

        没想到……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

        他不由得连连叩首:“谢谢祖师,谢谢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