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一千零七十五章 鄙视

一千零七十五章 鄙视

        许易话音方落,三人全震惊了。

        原来,许易要将星空古道中的全部玄黄塔归拢,要将这些玄黄塔中的玄黄煞尽数投入三角禁区之中。

        如此疯狂的举动,震翻了熊北冥三人。

        “许老大,到底怎么了,如此施为,可是要自断后路?徐徐图之,咱什么都有了,何必做这一锤子买卖。”

        宁无缺急声劝道。

        熊北冥摆手道,“听许兄吩咐就是了。”

        事关造化神使,熊北冥早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此刻,许易又做了这样的表态,足以证明事情已严重到无以复加了。

        事实上,局面也正是如此。

        许易深知,他这一步跨出去,多半就没了退路。

        即使瑞鸭不来传讯,他也会将局势想得很坏,如今瑞鸭一传讯,他立时意识到生死可能就在这一次了。

        既如此,他只有全力而为。

        因为弄不好这回面对的就是整个上清观。

        上清观是何等存在?两道一佛传承无尽岁月。

        在天庭分裂已久的现实条件下,两道一佛其实已经盖过了被视作正统的南天庭。

        要做好和上清观碰撞的准备,许易除了竭尽全力,竭泽而渔,再无他法。

        “全部的玄黄塔汇聚于此,动静太大,需要时间来舒缓影响,还得想好策略,否则此事做不成。”

        熊北冥看破了此事的严重性,不再在大的方略上劝阻许易,而是希望在细节上为许易查漏补缺。

        ?熊北冥心思细腻,转瞬就给出了妥帖的方法。

        其方法核心,和许易在赏宫殿时被查验星空戒的套路差不多。

        采取分批次调来塔主,假称上命,令塔主将收集的玄黄煞导入三角禁区,并设计好禁口措施,并给予赏赐,这个赏赐,可以是加官进爵。

        以许易现在的地位,足以给塔主一级上调官阶,而不惊动中枢。

        熊北冥才道出方案,许易便知可行。

        他这个三宫宫主,对塔主一级来说,已经是仰望终身的绝顶大人物。

        他亲自出面,这些塔主就不可能不听命,更不可能有丝毫怀疑。

        至于蒙骗了这些塔主,许易并没多少心理负担。

        因为事发后,三方天庭也不可能真处罚他们,因为三方天庭不可能处罚所有的塔主。

        真这样干,星空古道这边,当先就得崩溃。

        时间紧迫,说干就干。

        熊北冥设计巧妙,一切都稳步推进,没有漏丝毫破绽。

        许易这个宫主说是奉中枢指令,到来的塔主哪里还会有怀疑,一边是禁令,一边是约定的年终总结时会有赏赐赐下,到来的塔主们都不停谢恩。

        足足花了四天工夫,许易才将整个流程走完。

        “北冥兄,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许易郑重说道。

        他分身乏术,三角禁区内已注入了庞然的玄黄煞,这些玄黄煞转化,采集,还需要熊北冥三人费心。

        熊北冥抱拳道,“许兄放心,人在煞在。”

        许易摆手道,“煞不在,人也要在。

        别忘了,星空古道是咱的主场,谁来也不好使。”

        便听许易一声长啸,一道吟啸伴着汹涌的飓风传来,一条阻塞星空道恐怖巨龙远远腾来。

        “头生金角,天呐,这,这是王级泰坦龙蟒,这,这怎么可能,如此低智的星空巨兽,怎么可能冲到王级这么恐怖。”

        宁无缺喃喃语道。

        他话音方落,那泰坦龙蟒眸子转视他,宁无缺彻骨冰寒,“这,这家伙竟听得懂我说话,这是要成精了吗?”

        许易冲那泰坦龙蟒道,“大黄,这里就交给你了,这三位是我过命的兄弟,竭力护持。”

        来的当然是小狼狗,这家伙占了灵智过人的便宜,借助泰坦龙蟒的强横肉躯,一路疯狂掠夺其他星空巨兽,实力增长之快,此番再见,便连许易也惊得瞠目结舌。

        “主人放心,有我大黄在,星空古道就是主人的天下。”

        小狼狗竟口吐人言。

        许易险些没站稳,熊北冥三人惊得面无人色。

        小狼狗哈哈大笑,“主人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好了,我饿了,先去觅食,我已投射元息在此,只要有异动,我会第一时间杀回。”

        说着,尾巴轻轻摆动,身子便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许老大,你有这宝贝,咱还怕啥。”

        宁无缺兴奋不已,激动得满脸通红。

        熊北冥轻拍他肩膀一记,“许兄,旁的无须多想,我们三人会竭力为你守好大后方,你阔步前行便是。”

        许易郑重点头,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

        出得三角禁区,他横身不前,大手一抓,荒魅现在掌中,便见他掐动法诀,一道红光从荒魅体内放出,剧烈挣扎的荒魅惊呆了。

        刷地一下,那道红光在许易掌中崩碎。

        “你,你这是做什么,良心发现,还是中邪了?”

        荒魅惊魂甫定。

        那道红光正是他的认主禁制,有这道禁制在,许易死,他便死。

        这些年,他不知想了多少办法,或蒙或骗或演苦情。

        几乎绞尽脑汁,也不能让许易取消这道禁制。

        如今,这道禁制突然消失,他没生出什么惊喜,反倒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许易道,“你跟我一场,助我颇多,不过,我给你的也不少。

        如今的局面,瞒谁也瞒不了你,前面几乎是十死无生之地。

        我自己下水便是,就不拖着你了。

        老荒,许某此去,风萧水寒,歌一曲,为老子作别吧。”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阔步前行。

        刷的一下,荒魅竟钻回星空戒,“别特么地装十三,又来套路老子。

        纯粹多余,老子活了几千年了,早就看淡生死,你这样的凡夫俗子,岂能看清老子的城府。

        不就是上清观么?老子不说助你草翻丫的,关键时候,保你一命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其他,就看天意了。”

        许易解开禁制,还他自由。

        荒魅的确生出了刹那之欢喜。

        可那刹那欢喜过后,他发现自己竟无处可去,一颗心空落落的,仿佛生命里的所有意义和意思,都被一并剥离了。

        三千大世界,固然浩瀚无垠,他竟然认了那个星空戒当家。

        他心里不知鄙视了自己几千几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