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566 蹊跷(1更)

566 蹊跷(1更)

        “义儿!”

        许衍死死地拽住要冲过去找三皇子算账的顾义,“听舅舅的话,现在救火要紧,别的事咱们天亮以后再说。”

        三皇子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看过来。

        四目相对,顾义挑衅一笑。

        三皇子脑中忽然有什么闪过,他大步过来,“是你们放的火是不是?”

        “三皇子……”

        许二先生挡在顾义面前,给他行礼后直起身,“您这话是何意?”

        “他刚才对我……”

        话出口,三皇子才察觉自己冲动了,顾义刚才那挑衅一笑,说不定就是为了激怒他!

        “怎样?”

        许二先生口气不善,他一向脾气温和,现在却有些怒了,三皇子明知道顾义和月儿定了亲,却一再这样的欺负人,真当他们许家人是好惹的?!

        齐国公也跟着过来了,见许二先生发怒,连忙上前赔礼,“三皇子只是一时情急,还请二先生见谅。”

        “烧的是顾家的酒楼,三皇子有什么好着急的?”

        齐国公被噎住。

        “两位身份尊贵,这里都是普通的百姓,万一冲撞了二位就不好了,二位还是请回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二先生……”

        “请回吧。”

        见他真的生气了,齐国公只得给三皇子使眼色,三皇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对上顾义怒恨的目光,心里憋着的火腾地一下又起来了,甩了下袖子,转身离去。

        ……

        大火一直烧了一个时辰才渐渐熄灭,县太爷不顾形象的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灰烬,有气无力的吩咐师爷,“去查查有多少人家受牵连了!”

        师爷快步而去。

        县太爷眼角余光看到许二先生和许衍还陪着顾义站在原地,想要过去,起了几下没起来,索性不动了,反正他的官途也到头了,那些虚礼就免了吧。

        师爷很快回来,“受到波及的有十家,其中一家最严重,房子被烧了一半,万幸的人家里没人,其余九家不算是太严重,稍微休憩一下就行。”

        县太爷点头,示意他扶自己起来。

        师爷刚弯下腰,宋宛月走过来,“麻烦大人让人统计一下有多少人家受了波及,我们赔偿。”

        师爷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听到没有人伤亡,宋宛月松了一口气,掏出一张银票,“这是一百两,大人先拿去分给他们,不够的话派人给我说。”

        “用不了这么多,寻常百姓盖几件新房才话三四十两银子,除了最严重的那家,剩下的几乎都不用陪,再说了,顾家也是……“

        “拿着吧……”

        宋宛月把银票给他,“顾家家大业大的,不在乎这一点儿,如果有剩余,就分给他们,以弥补他们今日受到的惊吓。”

        “那我带他们谢谢宋姑娘,谢谢顾少爷。”

        师爷接过去,小心的放好。

        “大人……”

        宋宛月看着县太爷,一字一句道,“我想报案,不知道这个时候合不合适?”

        县太爷动了几下嘴唇,没说出话来。

        “酒楼里的伙计一个都没逃出来,那可是十几条人命!”

        县太爷脑中嗡嗡的响!

        “昨日死的那几人,还有这场大火,定然是有人故意针对顾家,还请大人调查清楚,还我们一个公道。”

        “宋、宋姑娘……”

        想到死去了魏掌柜,县太爷眼前一阵阵发黑,幕后黑手是谁,他知道的清清楚楚!可他不能说,他还有一家老小要活命。

        “本官一定尽力调查。”

        “多谢大人”

        宋宛月转身,县太爷身体一软,又差点跌下去,师爷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师爷……”,县太爷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半边身子靠在师爷身上,“你说,我还能平安的离开清平县吗?”

        ……

        宋家宅院内,老先生派许良去了好几次,知道听到大火熄了,才松了一口气,让许良来喊他们回去,“告诉顾义,酒楼没了,我出钱给他盖,让他不要伤心,先回来,有什么事等天亮再说。”

        许良过来,把老先生的话告诉顾义,顾义嗓音嘶哑,“我知道了。”

        见他没有发拧,许二先生松了口气,喊了宋宛月和姚先生一起回来,留下许衍和小四在那边守着。

        回到家里后,许氏和孟氏都安慰顾义,尤其是孟氏,更是直接给了顾义一个匣子,“这里面是银票,如果盖酒楼不够的话,外祖母这里还有。”

        “外祖母……”

        说着话,顾义眼泪掉下来,“我不是心疼酒楼,我是心疼那十几个伙计,他们、他们一个都没逃出来!”

        “你说什么?”

        屋内所有的人震惊!

        老先生更是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

        孟氏也回神,“是啊,怎么会这样?他们不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吗,怎么会没逃出来?“

        顾义眼泪掉的更多了。

        “父亲,大嫂……”

        许二先生声音沉痛,“那些伙计应该是大火着起来以前就被……”

        后面的话他不忍说出来。

        屋内几人再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那可是十几条人命!

        半晌后,老先生才气愤的问,“清平县令怎么说?”

        “大火刚扑灭,还没人进去。”

        老先生把心里翻涌的怒火压下去,“既然如此,我们先不要妄加猜测,你们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一切等天亮再说。”

        众人散去,许二先生留在屋内。

        “父亲,三皇子和齐国公太过分了,他们为了夺取月儿手里的秘方,竟然草菅人命,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还是月儿身后有我们,如果没有,我都不敢想象,宋家人还能不能活在这个世上!”

        “我倒觉得不是三皇子和齐国公。”

        老先生还保留着理智,“皇上到现在还没有立储,三位成年的皇子都虎视眈眈,他们暗地里收揽大量的人才,需要花费不少的银子,但你我的名望在这,他们不会做的如此明显,我觉得烧酒楼的另有其人。”

        “那会是谁?顾家的仇家?”

        老先生沉声,“明日你我陪顾义去县衙一趟,让清平县把昨日死的那几人的家属宣上堂来,好好询问一番,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