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玄幻小说 - 鼎炼天地在线阅读 - 第四千一十九章 再遇叶澜

第四千一十九章 再遇叶澜

        废墟中,方白缓缓起身,擦掉嘴角血迹,脸上挂着淡淡笑意。

        “你、你、你...”

        云长青一副见鬼的表情,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生死境!

        他只是生死境啊!

        第一掌是他大意了,可这第二掌没有,区区生死境怎能挡得住?

        即便是体修,又能有多强?

        足以抗衡天人境?

        “别紧张,刚才只是玩玩,好戏还没有开始呢。”

        方白笑着走出废墟,凭云长青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只是想试试自己的实力。

        事实证明,法天象地压制了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与天人境抗衡。

        当然,彻底释放实力后,对抗天人境初期没有任何压力。

        这就是古神的强大!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长青深深意识到不对,玉塍星怎会有如此恐怖的人物?

        更可怕的是他的背景!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难道你不是应该请人帮忙吗?”方白淡淡道。

        “你...”

        方白表现的越是从容不迫,云长青越是不安,莫非还有什么逆天手段?

        此时,有神识扫来,刚才的动静可不算小。

        有人在奇珍阁动手,那还了得?

        发现与云长青对峙的是一个生死境,马上有人腾空而起,非常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你?”

        惊呼声响起,一个生死境七层的白衣青年死死盯着方白,眼中喷涌出滔天杀意。

        “嗯?”

        方白疑惑的看过去,陌生的面容,没有丝毫印象。

        可是看他的样子仿佛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我们认识?”

        “你就算化成灰我也忘不了,方白!”白衣青年冷冷道。

        “咦?看来你真的认识我,还没请教?”方白淡淡道。

        “老夫沦落到如此地步,都是拜你所赐。你胆子倒是不小,胆敢到这里来送死。”

        白衣青年徐徐走来,眼中杀意更浓。

        “你是...叶澜?”

        方白猛地想起,当初叶澜肉身被毁,神魂却逃走了。

        对他恨到这种程度,似乎也只有他了。

        “嘿嘿!没想到你还记着,好好好,好得很。今天看你能忘哪里逃?大家都小心,他身边有神兽邪月幻兔。”叶澜大声怒喝。

        “神兽?”

        云长青惊的目瞪口呆,以为只有个妖帅,没想到还有个神兽。

        此刻,云长青悔的肠子都青了。

        机关算尽,落一场空。

        早知如此,趁早偷袭,一招斩杀,哪里会有这些麻烦事?

        当然,他也只能想想而已,方白岂会给他机会?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方白淡淡一笑,邪月幻兔与黑凤凭空而出,滔天妖气散开,人群阵阵惊呼。

        嗖嗖!

        道道流光闪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彻底惊动了奇珍阁。

        “过来吧!”

        邪月幻兔神识扫过,叶澜立刻发出痛苦的惨叫。方白身形一闪,直接抓住他的脖子,退回原地。

        “杀!”

        “杀了他!”

        怒喝声响起,道道身影杀来。就听见黑凤一声长啸,双翼振动,黑色光芒划过天空。

        砰砰砰!

        血肉之躯炸裂,化为血雨纷纷落下,惨不忍睹。

        “都退后!”

        云长青大声怒吼,侥幸逃过一劫的人急忙逃走。

        那可是妖帅啊!

        想看热闹也得有实力才行,否则就是白白送死。

        “放了我!”

        叶澜脸色涨的通红,显然低估了方白的胆量,顷刻间就被擒住。

        “放你容易,不过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方白笑着道。

        “放了我,否则你必死无疑!”叶澜怒道。

        “这个理由可不成立,好像我放了你,奇珍阁就能放过我似的。”方白笑吟吟的说道。

        “说得对!”

        淡漠的声音飘来,一道紫色身影停在半空,冰冷的目光盯着方白。

        “放了他,你可以死的痛快点;杀了他,你会生不如死。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紫袍老者淡漠道。

        “阁主?”

        “不错!”

        “哦!这就怪不得了。”方白喃喃道。

        “什么意思?”紫袍老者沉声道。

        “连阁主都是一个蠢货,其他人也是蠢货,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方白笑着道。

        “放肆!”紫袍老者冷冷道:“你有胆子来,那就做好受死的准备。”

        “唉!”

        方白叹了口气,“死的是谁还不一定,说起来也算有缘,何必急着动手,大家聊聊再说。”

        “快放了我!”叶澜怒道。

        “闭嘴!”

        方白直接一巴掌扇过去,叶澜惨叫一声,牙齿与鲜血横飞。

        “你敢打老夫?”

        叶澜脸色涨的通红,青筋直冒,睚眦欲裂。

        竟然被如此羞辱?

        “打不得?”

        方白又是一巴掌扇过去,打的叶澜眼冒金星,彻底呆住。

        “不说话了?”

        叶澜张了张嘴,又不敢说出来,生怕方白会再次动手。倒不是怕疼,实在是太丢脸。

        “以为不说话就不打你?”

        方白轻蔑一笑,连续抽了六个耳光。

        “士可杀不可辱,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叶澜怒吼咆哮,如此羞辱,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真那么要脸,你就不会活到今天了。”方白轻蔑一笑,“别急,我可不会轻易让你死的。”

        “够了!”

        紫袍老者勃然大怒,“以为抓住他做人质,老夫就不敢动你?”

        方白笑着道:“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但你都提醒了,怎么也要试试。”

        哼!

        紫袍老者冷笑道:“看看你的周围,今天还能走得了吗?”

        方白环视左右,仅天人境就有三十七人,轮回境更是不计其数。

        奇珍阁有这么多天人境?

        估计是上次在玉塍星吃了亏,这些年四处招揽来的。

        “应该是走不掉了。”方白摇头苦笑,“所以,更不能放人。”

        “找死!”

        紫袍老者勃然大怒,浓烈的杀意在空气中流淌。

        突然,一道磅礴无比的神识朝着方白扫来。

        “还真是不知死活!”

        方白嘴角轻笑,邪月幻兔已抢先出手。那道神识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响起一声痛苦的闷哼。

        邪月幻兔攻击天人境中期有些压力,但那是因为闯入对方紫府的缘故。

        如果离开紫府在外面比拼,天人境后期的神识也不是邪月幻兔的对手。